Libx

2019-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

字数统计: 3,410阅读时长: 11 min
2019/12/21 Share

照常该写一下今年的总结了,想要尝试想一个听起来就很牛逼的名字,想了半天也没想到什么好的题目,然后突然想起来高中时代非常喜欢的一句话:“无论你解不解我的风情,无论我解不解你的衣扣,在此刻,我是如此地想念你,不带们。” 那就用韩寒这本书的名字当题目吧。

像少年啦飞驰

在被锤的年龄

那一年我二十一岁,在我一生的黄金时代,我有好多奢望。我想爱,想吃,还想在一瞬间变成天上半明半暗的云,后来我才知道,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人一天天老下去,奢望也一天天消逝,最后变得像挨了锤的牛一样。可是我过二十一岁生日时没有预见到这一点。我觉得自己会永远生猛下去,什么也锤不了我。 –《黄金时代》

和王小波在黄金时代里写的一样,我也觉得没有人能锤得了我,甚至在同班漂亮女生面前的时候我觉得能锤任何人。可是在小学时代被老师和家长锤过之后这种感觉就消失了,更不幸的是我还遇不到像陈清扬一样的女子来培养一下革命友谊。

总的来说,自我感觉19年是被锤的一年。

上半年除了偶尔回学校考考试,摸摸鱼,基本都还是在公司度过。每天算是两点一线的生活,公司-> 住处,住处->公司。在每个工作日的10点、11点回到住的地方,开启自闭模式,打游戏或者看书玩手机到一两点睡觉。第二天10点起床去上班,刷牙洗脸洗头发然后一路狂蹬自行车到公司,刚洗的头发总是会被风吹的异常飘逸,恨不得让我长到和姚明一样高。总是会在办公区门口碰到隔壁精致的运营小姐姐们从茶水间端着咖啡出来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就像是善良可爱的地球人遇到了UFO,而我刚从飞碟上下来。

这种生活大概持续了半年,生活虽然像是一团乱麻,但是工作方面,每天写需求+学习,每一件事情都抱着学习的心态去做,主要是在跟着一位非常优秀的同学(其实是前辈)一块做事情,还是非常开心的。自己也在努力从单纯的写代码到会去关注设计关注产品,并且去尝试读了一些关于产品和设计运营的一些书。收获颇丰;当然这些其实在写大三总结的时候已经提过了,这里就不再特别写了。

在这个部门还是挺开心的,所以和leader提了转正,沟通之后去申请了转正答辩,过程还算顺利,答辩之后就确定可以转正了。

确认了可以在字节转正之后,秋招也差不多开始了。所谓“饱暖思淫欲”,自己就想出去看看,看看业界其他大厂面试是什么体验,于是就找学长内推了一波阿里淘系前端岗位,然后就又开始了一段被锤的旅程。

和前两面的面试官聊的都还不错,一面侧重知识面广度,聊到的知识点挺多的,万幸学到的东西都还有印象;二面聊了很多项目方面的;三面就很让人郁闷了,上来开始跟我谈理想谈规划,于是就跟他吹了前端的一些自我修养,接着就开始跟我聊产品聊团队管理聊对技术的敏感度,在云里雾里的一番交流之后他告诉我“嗯好的,之后有消息会联系你”。然后就把我扔到了池子里排队,在一个月之后告诉我挂了。当时感觉非常的郁闷,感觉挂的稀里糊涂的,后来想了想,也不冤。

按照劣质电视剧或者小说的情节发展,我应该通过不懈努力然后斩获阿里offer,并慢慢走上人生巅峰。可当你有美好憧憬的时候,生活就变成了文艺片。

生活嘛,就是要不断的被锤。

在确认阿里被挂了之后,想了一下,既然不能跟马老师学吹牛逼,那就去看看能不能跟东哥做兄弟吧。于是就找了个跟手淘类似的部门:京东🐵。但是看到京东的校招投递时间已经过了,于是直接给凹凸实验室发了封邮件吹了一波凹凸也吹了波自己,然后就开始了凹凸的面试之旅。但是凹凸的效率有点慢,在他们联系我二面的时候我已经结束了假期回到了字节(顺便说一下,这里的假期其实指的是呆在学校给自己放假的时间😂)。联系我二面的师兄说没关系之后还可以联系,师兄人真的不错。

看了看外面的世界,之后最终还是回到了头条,还是在字节继续务实的浪漫主义吧。现在想想,人们会埋怨一成不变,但也会埋怨居无定所,其实都无所谓,只是要给日子找点岔子而已,似乎只有违背现在的生活,才真正懂得了生活。

尝试好好生活

生活就是一个婊子、一个戏子、一个你能想到的一切,你所有的比喻就往里面扔吧,你总是对的。

在没有真正一个人生活过的时候觉得自己很懂生活,以为不管多有趣的生活最终都会归于平淡,似乎自己已饱经沧桑,看透了这世间的所有冷暖。事实并不出乎人意料,我很快就意识到自己并不懂生活,并且似乎已经跳过了有趣的阶段,当然我更倾向于是自己还没找到有趣的阶段。

有一个场景让我印象深刻,大概是春天的某个周末,因为窗外可以看到柳树长的非常好,不像南昌这个地方,北京的四季还是很有特点的。在那个生命力旺盛得甚至要从窗外涌进我卧室的下午,我靠着窗在英雄联盟峡谷里厮杀得暗无天日。在一把游戏结束准备开下一把的时候我往窗外看了下,看到下面球场有好多人在打球,也有很多人带着小孩在球场旁边草地玩,突然感觉到无法言状的孤独和悲伤。我一度以为自己是种子,被风吹来吹去,但是我终于意识到,我不是种子,我就是连着根的植物,至于我是一棵什么样的植物,我看不到我自己,那得问其他的植物。

打游戏终究是劳神费力没收获,当然也可以说有一点收获,就是简单粗暴的爽。虽然并不是说任何事情都要带着目的去做,但把大把的时间花在游戏上确实不太值得。有一天突然想起来自己之前也是有读书的习惯的,但是在开始写代码之后就不怎么读跟技术无关的书了。于是幡然醒悟,买了好多书来读,所幸的是,我发现我还是读的进去书的。于是在每天下班之后也没有那么自闭了,多读读书总归是好的。有句话叫“矫情是因为书读的太少而想的太多”,确实。但是突然又想到了另外一句话:“你觉得矫情是因为主角不是你”。算了算了,都行。

晚上下班回到住的地方之后,躺在沙发上看看书,还是挺惬意的。把主要的休闲项目从打游戏换成读书,一年下来,算了算也还是读了一些书的。

大概有这些:

当然这些都是非技术的书,技术类的也没记录,就不列了。

虽然在很多时候还是会觉得内心的孤独,并且时不时会陷入小小的焦虑,但是生活嘛,。

2019年算是一篇故事,这个故事平淡无奇,平铺直述,既没有曲折,也没有高潮。就如同走在路上看见一盏红绿灯一样稀松平常,但若驻足,你会发现,它永远闪着黄灯。我就一直看着这盏信号灯,在灯下等了很久,始终不知道黄灯结束以后将要亮起的是红色还是绿色,一直等成了一个红绿色盲。

一个问题

大概在前一段时间,在加班到12点然后打车回到住处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如果突然有一天自己对技术完全失去了热情,并且一点都不想做互联网相关的工作的话,自己要去做什么?”

然后那个晚上我就失眠了。

其实一直以来都有做一定的职业规划,但是到头来也没有离开技术,没有离开互联网。如果说真的有一天我对做技术厌恶到想吐,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于是我去问了一个非常优秀并且人又非常nice的北大本硕学姐,我问她如果她有一天对运营完全失去了热情,会去做什么。学姐很诧异,说为啥大半夜的要讨论这么严肃的话题,然后学姐又说,“到时候可能存了一些钱了吧,可以去创业了?可能会去开一个火锅店?哈哈哈哈”。

然后我又想了一下,这似乎是一个非常虚无并且扯淡的问题。

但是我还是没有放弃思考这个问题,于是我去和玉杰也就是我现在的mentor聊了聊。在我说出我最近的困惑之后,玉杰直接说了这样一句话:‘你觉得我想写代码吗?’,之后大概是这么回答我的,“你看公司里现在做技术的有这么多人,做技术超过3年5年的不在少数,你觉得他们有多少是依然保持着当初对技术的热情的呢?我觉得不多。对技术感兴趣并且能够作为自己的工作已经非常幸运了,你的其他专业的同学都不一定能从事本专业的工作。当兴趣变成了工作,除了少数人,慢慢得都会厌烦。但是你要承担起你需要承担的责任。”

那次大概跟玉杰聊了一个多小时,自己心里大概有了答案。

就像之前说的,这个问题确实很扯淡,并且矫情。如果要虚无飘渺的回答那会有很多答案,但是踏踏实实的踩在地上,答案就很简单:“如果有了家庭,有了妻子和孩子,那就承担起你的责任,把这些问题当成小学时考虑上北大还是上清华一样处理就好;如果还是一个人(那我好惨啊),那似乎可以去追求一下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比如自由啊什么的。”

现在想想我提出这个问题并且想要去得到一个答案的原因其实在于,这么多年来,一直是我脚下的流沙裹着我,决定着我要往哪走,它也不淹没我,它只是时不时提醒我,你没有别的选择,否则你就被风吹走了。我就这么浑浑噩噩地度过了我所有热血的岁月,被裹到东,被裹到西。可能我内心深处是有一个其他答案的吧。我也不知道。

不如我们重新来过

2020,不如我们重新来过,算是对自己说的吧。2019年还是有着诸多遗憾和不甘,但最终它们会像2018年或者2017年的遗憾不甘一样,消失在记忆里,无意或者有意的去忘记。

2019年其实并没有立什么Flag,因为我确实也不是一个喜欢立Flag的人。如果非要说立了什么flag,那就是幻想自己能够练出来几块腹肌吧🐶。还是不要立flag比较好。

2020,这个数字让人很喜欢,要做的事情心里大概也有了一些规划,这篇总结为主,就不怎么展望了,希望一切都好。

在我年少时曾经幻想过无数次这样的旅行,夜晚的国道里,我带着自己梦寐以求的女子,开着自己梦寐以求的车,去往未知旅程的终点。未知旅程怎么会有终点。旅途上没有疲劳和困意,我们聊着电影和音乐,穿越群山和丛林,最终停在一泓无人的湖水旁边,有一个没有任何经济头脑的人开的酒店,干净便宜。

但是估计没戏了,还是找🐳老田去青海湖熄灭爱情吧。

CATALOG
  1. 1. 像少年啦飞驰
    1. 1.1. 在被锤的年龄
    2. 1.2. 尝试好好生活
    3. 1.3. 一个问题
  2. 2. 不如我们重新来过